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聚焦試驗區 >> 引領窮鄉僻壤變成錦繡苗鄉——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錦星村脫貧攻堅掃描
引領窮鄉僻壤變成錦繡苗鄉
——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錦星村脫貧攻堅掃描
作者:文|圖 畢節試驗區 鄧 杰  發布日期:2019/7/11 閱讀次數:
航拍下的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錦星村
青山環繞中的貴州民居
  初夏時節,走進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錦星村,放眼望去,一片郁郁蔥蔥的景象。道路兩旁,翠綠的杉樹枝繁葉茂,樹林里蟲鳴鳥叫,盡情展示著夏日的美好。
  百里杜鵑管理區金坡鄉錦星村是一個苗族、漢族、彝族、布依族等多民族聚居的村寨,苗族人口占全村總人口的84%。錦星村因山高坡陡,錦繡青翠如織錦上的星星閃耀在百里杜鵑高原上而得名。
  很難想象,在上世紀80年代末,錦星村還是森林資源銳減、生態嚴重失衡、水土流失加劇、環境極度惡化的景象,加上貧困,這里逐漸形成了一個“越窮越墾、越墾越窮”的惡性循環圈。
  “吃水要跑幾里外,抬個豬兒死路上(當地農戶劉陽祿曾抬一頭300多斤的豬去賣,結果抬到半路豬還沒賣就被勒死了),晚上院里借月亮,煤油燈下聚一堂。”民謠中可見當時村民生活的艱難。
  “以前,每年雨季一來,由于森林覆蓋率低,雨水把山體沖刷得溝壑縱橫,只要一下雨,滿山都是水。”說起過去的環境,錦星村黨支部書記楊少榮連連搖頭。
  “帶頭植樹造林、造就金山銀山,有了綠水青山、才有金山銀山。村黨支部一直這樣認為,也是這樣做的。”楊少榮介紹道,2000年,錦星村黨支部把村民都召集起來,通過召開群眾會,為群眾解釋植樹造林的迫切性和重要性,決定先規劃出一片坡地進行種植試驗。“我們創新地打破了組與組、戶與戶、責任山和自留山的界限,將全村荒山發包給造林大戶和造林能手,開始植樹造林。”楊少榮說。
  “那時候,大家的積極性都很高,把飯帶上山,中午就在山上吃午飯,一干就是一天。”楊少榮說。
  按照“一帶一”“一帶多”的幫扶措施,錦星村聯動發力,實施退耕還林,引導群眾實施林下種植,推動全村群眾走上發展快車道。目前,錦星村有林地8250畝,其中荒山造林3009.5畝、天然林1787.9畝、退耕還林3452.6畝,森林覆蓋率達到91.37%。2016年經過村黨支部再次爭取新一輪退耕還林項目之后,錦星村目前剩余耕地410畝。
  為改變貧窮落后的面貌,近年來,在錦星村黨支部的帶領下,該村2012年至2016年硬化連戶路4595米、爭取“一事一議”項目資金159萬元硬化通組水泥路7.6公里、中央財政支持500余萬元于2014年采取“一事一議”的方式硬化通村水泥路10.5公里,2015年安通了自來水。2008年至2012年,改造危房260戶,實現安全住房全覆蓋,改造貴州民居277戶,占總數的87%。2016年和2017年新建三座移動基站。2017年安裝路燈173盞,全村達到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目標,群眾認可度達99%,貧困戶技能培訓覆蓋95%以上。
  2016年,村黨支部再次實施新一輪退耕還林2300畝,2017年兌現每畝500元的補償款,僅退耕還林一項,當年錦星村群眾就增加收入115萬元,覆蓋貧困戶116戶;2017年再次引導實施林下種植馬鈴薯500畝、種植豆類500畝,爭取40萬元扶貧資金種植中藥材40余畝,覆蓋貧困戶58戶266人。通過村黨支部向上爭取2015年和2016年實施兩年的“德援項目”,全村群眾參與務工及出售木料增加收入150多萬元,成立了村社一體的錦星村種植養殖專業合作社、錦星村勞務服務有限公司,目前村集體經濟累計存款余額已經達到152萬元,年增收15萬元。
  “脫貧攻堅,關鍵就是要抓產業,2015年,村黨支部爭取到了能繁母牛140頭、能繁母豬43頭分別交由村民進行喂養,許多村民就因為這一頭牛成功脫貧。”楊少榮說。
  54歲的村民熊開秀自2015年分得1頭能繁母牛開始,如今已是第四個年頭。每年,母牛都要生下一頭小牛,一頭牛,就把她家的生活給改變了。“現在我家的牛是第四頭,前幾年生下的小牛,第一頭賣了7000多元、第二頭賣了9000多元、第三頭賣了6100元,現在每年的收入能有1萬多元,好得很,比起過去的生活好多了。”熊開秀表示,“還會繼續喂養能繁母牛,喂牛比養豬、養雞強,肯定要喂牛。”
  楊少榮介紹道:“以前,村委會辦公樓前面的空地上只有一所學校、一戶人家,當時我們就考慮把沒有通電、通水、通路的村民搬遷下來,人口集中,方便修路、通水、通電。”
  熊遠飛老人今年71歲了,于2008年搬遷到現在居住的地方。她說:“以前住的地方,沒路、沒電,水都是背來吃,晚上出門又害怕,搬出來以后,路就在自家門口,路燈每晚上都亮著,日子好過多了。”
  熊開秀家也是搬遷下來的農戶,說起過去的生活,熊開秀連連叫苦。她說:“以前去街上買東西要走1個小時,路不通、水不通。現在路好了,騎車10分鐘就到集市,自己在家養牛,又在學校打掃衛生,一個月1570元的工資,算下來,夫妻倆的年收入有3萬多元,還是可以的。”
  相同的貧困、相同的脫貧方式不僅是熊開秀一家。朱安秀家以前也是村里的貧困戶,但在2018年成功實現了脫貧,還被授予百里杜鵑管理區“小康之家示范戶”,在楊少榮看來,改變她家貧困面貌的不僅僅是收入,更重要的是思想。
  “現在家里老人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喂牛,自己在家喂牛比較自由,也能照顧家庭。現在我家有3頭母牛、2頭公牛,每年喂牛的收入至少有3萬元,再加上丈夫在外打工,一年全家收入有8萬元左右。”朱安秀介紹。
  在她家的牛棚里,朱安秀正在給牛喂草料。朱安秀說:“沒在家喂牛之前我在外面打工,現在喂牛看到希望了,以后就不出去打工了,回家擴大養殖規模,把牛棚加寬,多喂養幾頭牛,等掙錢了就把房子裝修好,現在家里三輪車、摩托車都有了,夢想就是買輛小轎車。”
  教育興則村興,造成錦星苗族村寨落后、群眾致貧最直接的原因是群眾的文化素質低,沒有改變貧窮落后面貌的觀念,僅僅從改變基礎設施和項目扶貧著手是不夠的。“必須從孩子身上下功夫,作為深度貧困村寨,我們的未來還得靠孩子。”楊少榮如是說。
  2000年,錦星村在愛心人士的幫扶下修建了新校舍。為了節約資金,楊少榮僅僅用了5000元協調土地,自己進材料,實行包工不包料的方式,最終新建一所有6間教室、2間辦公室、1個水泥球場和圍墻的學校。
  從那時起,學生從不足100人上升到300多人,教師從上門報名改變為坐校報名。村黨支部還堅持兌現教師“及格率”超標獎,在全鄉平均分數線上升1個百分點獎勵20元,獲得全鄉第一名的教師獎勵300元、第二名獎勵200元、第三名獎勵100元;本村考上大學一本的學生獎勵1000元、考上二本的學生獎勵800元。
  錦星村從集資投勞架電、修路、植樹造林、修建希望小學、兌現教育獎勵、新修通村通組路到硬化通村通組路、連戶路、院壩硬化、農網改造、通訊建設、民居改造、搬遷集中、通水工程,處處從早著手,引領窮鄉僻壤變成錦繡苗鄉,目前村集體經濟存款余額152萬元,森林覆蓋率達91.37%。
  目前,錦星村年人均收入達8209元,昔日的深山溝、窮苗寨嬗變成百里杜鵑高原上的錦繡苗村。
  
 暫無評論!
發表評論
姓名:
評論:
(字數不能超過300個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剩余字數:
本類熱點
期货分析师是干什么的 马年分分彩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开奖 四川时时平台哪个好 3d今晚字谜太湖字谜 新时时合买 快乐12最大遗漏数据漏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 时时交流群 香港马会救世网开奖结果 新时时网上投注